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查看: 16141|回复: 0

【腊月十三】尊大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力·罕俩给的可热麦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9 19: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真护城 于 2022-1-9 19:25 编辑

【腊月十三】尊大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力·罕俩给(四太爷)尊名的可热麦提

——《曼纳给布》

074747ifm7oaffjj876yom.jpg




尊名的得来


       尊大毛拉沙沟太爷在尊大毛拉四爷降生前梦见各教派的穆民汇聚在一起礼尔德。在重呼图白中全美的是四爷老人家的降生。于是,沙沟太爷就把穆罕默德·阿卜杜力·扎米尔这个吉祥的尊名慈悯给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力·罕俩给。
       后来,在西北穆罕默德·阿卜杜力·罕俩给果然率领伊斯兰各教派交还了呼图白的尔德,一切真实的穆斯林都公认,他是至圣(愿主福安之)教生的领袖。他老人家在六十三岁时,显现了各派各门宦穆斯林的团结,把众流都纳入了兴盛伊斯兰的大海。
       可是,一些伊斯兰的敌人和穆斯林一些学者中的伪信士破坏了这个团结,正如至圣(愿主福安之)说的:“在某一时光,损害教门的就是学者阿訇。他们有圣人的言词,却长着法老的心,他们的危害超过把豺狼放入羊群的危害。”他们破坏了穆斯林的团结,分裂了哈乃斐的教派,为伊斯兰的敌人消灭伊斯兰制造了有利时机。主啊!求你从一切伤害、亏损上护佑我们吧!
       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力·罕俩给说:“我诚信襄助的主会把全世界的穆斯林团结起来,我多么希望全世界的穆斯林兴盛起来!我多么希望兴盛时代的香风强劲地催动正道的绿旗!”
       后来,人们继承了他老人家团结的宏志,为伊斯兰的团结而献身。

       (艾里罕目堵令俩系染比力阿来米乃!)

蚂蚁决挑不起伊斯兰的重担


       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在童年就显了无数的奇事:他聪明伶俐,但不喜欢学习伊斯兰的学问,而喜欢独自玩耍。要是同小老表们玩,他就显示了超越的好强。一天,他和几个老表玩耍:两人抬一人坐轿子。他坐轿,把脚叉开,站成马步。说:“你俩来抬我吧!”那两个小老表来抬他,结果抬不起。“你们都来抬我吧!”他说。七个小老表一齐来抬他,仍抬不起来。“使力吧!”他鼓励说。 结果,还是抬不起。于是,他意味深长地说:“你们抬得起伊斯兰的教门吗?蚂蚁决挑不起大象的担子!”


从小死守五功


       尊大毛拉沙沟太爷非常喜爱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原因是他从小就和他母亲一道封莱麦丹月、晒尔巴乃、热哲布月的斋,他从不开一日,也不提前饮食。他在每件事情上都说:“托靠主!”他凭着主的尊名开始做一切事情。每当完成时,他就说:“知感真主! ” 每遇不成功时,他就说:“只有真主! ”并从中忍耐。他从来不大哭,遇到不顺心的事时,他也只是忍耐、顺受。悲伤时,他只是暗暗下泪。平时,他是喜容含笑的,从来不发愁。他非常孝敬他尊贵的双亲,从来不使双亲发怒和忧愁,也从来不违反他俩的嘱咐。
       他谨遵圣训,紧持古兰,死守五功而不使人知道。他从三岁起就和他母亲一道坚持交还每天的台罕柱德的拜功。他喜容含笑,和蔼可亲。他老人家行路拄手杖,随人后。他老人家待人以德,仁慈博爱,从来没怨恨。他虔诚地敬待真主,他在一呼一吸当中也不忘记赞念真主。他念经动衷,常流泪。他全心为主,一心为教。他紧持古兰,常上坟,他常常明扬自己的过失和自责。他死不瞑目为百年,生为主圣尽忠职。
       至圣(愿主福安之)说:“患难先是降给圣人的。任何圣人受的迫害,不像我受的迫害。”
       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毛拉全得了至圣(愿主福安之)的情分。他升在腊月十三日,至圣(愿主福安之)也是在腊月十三日升。


“施舍是生活外的盈余”


       一次,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打开衣拒,数了数有四件长衫。他马上就打散了两件。他有四条裤子,他就打散了一条。他有四对鞋,他没有打散,他要留下为教门奔走。他的钱财除他的生活外全部打散了。他从来不乱花一分钱,每分钱都用在生活必需上和兴盛教门上,以致他归主后没有一分钱的伊斯嘎推(طاقسا)。
       他喜爱小孩。当他见到小孩时,总是和蔼可亲地关心他们,和他们照相留念。他特别关怀孤儿,他给孤儿定期的给养。有的孤儿还到他家中去做客。他说:“儿童是教门的前途,孤儿有至圣(愿主福安之)的情分。喜真的人的纯洁,要像孤儿一样的清白。”
       一个贫苦的门人因患重病来找毛拉。毛拉就给患者医治,直到疾病消失。后来,这个门人变成了毛拉贴己人。有心病的人来见毛拉。毛拉就指引他,使他转成喜真爱道的真信士。一个九十八岁高龄的老头见到毛拉后,开始交还拜功,一年后归回。据说,这人是一个顽石心肠的人。


忧愁者因他而常乐


       一个干罪的仆人,因为害怕罪恶,一天到晚忧愁痛苦,也不敢行功干。人们对他说:“你要用指头在山上挖出水来做大净,你的大净才有效。”他为了在山顶上挖水,两手两脚多次受伤。后来,他见到了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经毛拉的恕过和指引,他重新动荡在全美的《穆罕麦斯》中。
       有个妇女患小便淋漓症,因不能做小净而不敢礼拜、行功干。她见到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后,遵毛拉教导,每番拜做个小净,加入了拜主之人的行列。


贫苦者因他富足


       一个穷得只有一个瓦罐和一床毡子的新疆人见到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后变得富足了。原来他非常穷,人们的施舍填不满他欠债的深坑和生活的漏洞。后来,毛拉到了他家里,把他的瓦罐和毡子卖了,为他买了一把斧头和一根扁担。命他每天砍柴。一年后,懒惰、贫困随同他的忧愁消失了。从此,在达伊勒中发现了他的踪迹。
       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禁止门人骂除真主以外的一切假主。他说:“你们不要骂他们崇拜的假主,以免你成为他们骂你的主的赛拜布。”他老人家严禁门人回击报复伊斯兰其他门宦。他说:“无知者的攻击,或者伪信士的毒箭,或者坏人和敌人的诡计,我全部交托给真主去裁判。 ”
       有一次,一个外门宦的人看见毛拉写毛衫,他就诬蔑是天堂票,甚至把骗到的毛衫拿到许多人中去造谣说:“某某卖天堂票,你们不相信,请看,这就是。” 毛拉知道后,立即阻止了要报复回击的门人。他老人家说:“宁肯今生人亏我,不可后世我亏人。”
       一些好心的外门宦的人问到这件事,毛拉对他们说:“指主发誓!我从来没有卖过天堂票。天堂要是有门票的话,那就是舍西德的口唤。”
       这虔诚的语言打动了这些好心人的心,使他们明辨了真伪,于是追随了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正道,成了他的己人。而那些造谣的人,自己迷误,诱人迷误,还以为他们是得正道的。
       主啊!求你从一切人的诽谤、伤害上护佑我们吧!


病魔不能伤害他


       一次,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得了重病,疼痛异常。然而,他只是低声地呼喊:“呀!安拉乎! 呀!穆罕默德! 呀!穆斯特法!”
       他尊贵的母亲沙沟太太哭了。他劝母亲说:“母亲,我从我的痛苦上指望真主,我从我的疼痛上指望把一切穆斯林的疼痛带走,把我双亲的磨难病痛带走了!你说“因兰拉乎。”王大夫看看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说:“无望了!”他没下药就走了。沙沟太太哭了。在拜后的杜尔依中,她求道:“主啊!护佑的主啊!你莫非是要像伊布拉欣大圣献祭独子一样,要我呈献这喜爱的儿子吗?我从热爱正道的烧心中顺从你,顺从你的爱臣——我们毛拉的意愿。的确,我们的归落在于你。” 尊大毛拉只说了一句:“托靠主!”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病就慢慢好了。从此,他在真主的试验中受喜了,直到归真没病过。


人神两等的领袖


       年幼的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常常到屋外的小沟边去玩。为了防止敌人的伤害,我们尊大的毛拉沙沟太爷就派了两个人和两个神穆斯林保护他。
       一天,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用泥土垒了一小坝,堵住了小沟中的水,结果,两个神穆斯林就误认为:毛拉命他俩去堵黄河。于是,就去把黄河堵起来了。顿时,河水齐堤,就要泛滥成灾了。沙沟太爷知道后,立即叫那两个仆人去取消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小坝。这时,那两个神穆斯林以为命令他俩去取黄河堤。于是,就去取了黄河堤。河水畅流了,水灾避免了。这是回历一三二九年六月间的事。许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但就是不知其中的妙义。


真知明见


       尊大毛拉在年幼时曾用小便冲了三个大阿訇。第一个被冲的是沙沟太爷的大阿訇张某某。一天,张大阿訇正在做大净,准备掌大尔麦里的达伊勒。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从水房门缝中用小便冲了他,并大叫:“姆纳菲格!姆纳菲格!”张大阿訇非常气愤,向沙沟太爷控告了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沙沟太爷说:“你不要管他!”后来,这个张阿訇确实是阳奉阴违,在教门上行了亏!
       第二个被冲的是王阿訇。他在晚年,用教门换取了低微的代价。
       第三个被冲的是人所共知的某某人,他的归落真坏!
       尊大毛拉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警告了他们,充分说明他老人家的真知明见。这是真主给他的特恩。强之当为功,弱之孰为过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在北京求学时住在亲戚家,他不好好学习,而是大量花钱。侍奉的人几次三番向沙沟太爷呈稟。太爷说:“你们不要管他!”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得知侍奉的人向太爷告密一事后,向太爷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中说:“穆斯林要处处强过卡废勒,从两世上超过隐昧者,显示了至圣(愿主福安之)后裔的尊荣和圣徒的贵重。”
       沙沟太爷不但不减少对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供给,相反,还增加了不少。

中伤者的悲惨下场


       一个坏阿訇为了私利竟多次中伤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但是,被原谅了。后来,他又嫉妒、诬蔑了毛拉,说毛拉上妓院,并诬告到沙沟太爷尊前。同时,在下面散布流言蜚语,说毛拉扎米尔不能继承父职,说他侄儿能继承沙沟太爷的教权。这侄子也就无耻地在人前卖弄。沙沟太爷写信嘱告儿子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要他在意念言行上注意,别给诬蔑的人有机可乘。
       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知道后说:“指主明誓!我确是一个洁白无染的仆人,真主的确在干罪上护佑了我。那些诬蔑的人、造谣中伤的人是瞎子!”
       四年后,这个坏阿訇的眼睛果然瞎了,而他侄儿的归落是那样的绝望。甘肃的许多老者都目睹了。主啊!求你在诬蔑伤害上,护佑我们吧(阿米乃)


接位


       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接位,据说,是用绳子捆回来的,这个绳子,就是仁慈主的前定。归真前,尊大毛拉就两次派人到北京召四子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回陇接位,扎米尔没接受。第二次,沙沟太爷临近归真了,又派人到北京请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回陇接位,说:“如果他不来,你们就用绳子把他绑来交差!”来人到了北京,见了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刚要说沙沟太爷的口唤,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就先问:“你们的绳子呢?”来人吓住了,只好把实情说了。这时,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说:“既然是这样,我就回去,你们为我准备卡凡和美香,我们一同走。”
       途中,毛拉显了很多的奇事,较大的有三件:
       第一件是,他老人家离北京前夕,天仙在黎明前来到他家里,虎伏滩后是神穆斯林来,撇申后是穆斯林来,最后是卡废勒来。来人之多,如同赶集。以致侍者赶他们出去,关了大门。这些人来做什么?连他们也不知道。然而,真主、谢赫毛拉是知道的。
       第二件是,临近甘肃的一个栈道,在灵台县的一个村庄住宿。当夜飞来了无数的鸟来朝贺,川流不息,络绎不绝,鸟声响亮,直到东方明。当地的百姓被惊起,有的还捉到许多活鸟,宰了以后淹成鸟干巴。
       第三件是,到张家川马鹿区的一个清真寺,时遇做圣节。掌教请了陕西的合太守来参加。但是,他一到就病倒了。于是,掌教和群众尊敬地邀请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等坐上席。合太守听说寺里来了贵人,急忙从床上起来,到寺迎接毛拉扎米尔。他向毛拉说了赛俩目。毛拉也回了他赛俩目。这时,合太守的病就好了。后来,合太守的后人,一部分到了云南,入在了尊贵的哲赫忍耶伊斯兰中。
       尊大毛拉接位时只有十九岁。接位后就掌了“大了”的达伊勒。他的念法和规矩,深使大阿訇们叹服,就连一些细微的规矩礼仪、道勒,都是非常准确的。大多数学者、师傅、阿訇归顺了,少数的人不诚信,准备用教法经和其他的大经典来考查和试验。他们问《古兰经》有多少字,隐去多少字,流产婴儿的伊玛尼的断法,等等。
       尊大毛拉首先一一答复了他们所提的问题,使他们很满意。然后,他老人家提问了他们一些问题,他们一个问题也回答不出来。
       他老人家问:“先定死后定生的原因是什么?”
       “至圣(愿主福安之)生前十八天父亲归真,生后十八天母亲归真,至圣(愿主福安之)病了十八天归真。为什么都是十八?”
       “从造化好阿丹到世尽的时间是多少?”
       “多灾海的一个时限是天园时限的多少倍?相当今生的多少年?”
       最后,毛拉说:“今后,真主意欲的人会给你们后人中的部分特选者作解答的。”毛拉接着说:“那些诚信的人,是在母腹中早已诚信的;那些隐昧的人,是在母腹中早就不信的;那些徘徊的人是薄福的;那些以谨慎为抬牌而试探的人,是亏伤折本的;那些轻视伊斯兰领袖的人,向伊斯兰领袖吐口水的人,是要入火狱的,就像出卖信仰的人一样,论现卖和赊期,一概折本。”


死树逢春


       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是真实的受喜者、夸赞者的夸念者。他到云南东沟,在离开前,曾到堂弟家,摸了一棵已死一年多的无花果,并念了在克尔,结果,第二年春天,无花果就发芽了,结了丰硕的果实。但是,这棵无花果在尊大毛拉归真的那年就跟光阴死去了。堂弟就把它的枝叶埋在拱北上。


大树让路


       阿伊赛是进教人,且受过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喜。笔者出于对毛拉姑父的怀念,访问了阿伊赛 。
       “的确,指黎明与静夜发誓!你的养主并没有拋弃你,也没有恼怒你。一定,你的将来比现在更好。一定,不久,你的养主将恩赐你而使你满足’的含义太好了!”阿伊赛说:“原来,我确实是一个外教人的轿夫,生活很苦。回历一三六八年,尊大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来云南,用高价雇我们四人抬他老人家到东沟。路上(在曲坨关与甸所坝水库之间)被一棵大风吹倒的大树挡住了去路。我们四人打算绕道而过。毛拉说:‘你们朝前走!’我们还是想绕过去。结果,毛拉再次命令说:‘就往倒树的地方过!’感谢真主!我们抬到大树身旁,大树站起来。我们急忙走了过去,伺候他老人家的人也都急忙走过去。接着,一声巨响,那棵大树又原封倒下拦住公路。这件事打动了我们的心,我们决心入在高贵的哲赫忍耶伊斯兰里。晚上,他老人家单独把我叫去,说破了我的心事,并叫金阿訇给我进了教。”
万赞全归真主!恭喜唯独其本性在教门一边的那个人!


身份的显露


       尊大毛拉三岁的时候,就显露了他的谢赫毛拉的身份。他常说:“大耐夫斯低鲁哈,小耐夫斯高鲁哈,无耐夫斯好鲁哈。”
       一天,他在沟边玩耍,看到三阿訇在洗尔麦里的牛肠肚,他就在沟上游用棍子搅水,两次搅浑。当他第三次把水搅浑时,三阿訇就大发耐夫斯,说道:“叫你不要搅,你偏要搅,水浑了我不好洗,你给我走开!”说罢,暴跳起来。毛拉说:“我是搅你的耐夫斯!”三阿訇很气愤,跑去呈报沙沟太爷。沙沟太爷说:“你不要管他!”原来,三阿訇常在人前夸耀自己:能吃下耐夫斯。 沙沟太爷的好尔林穆罕默德·阿里、穆罕默德·阿卜杜拉等知道了这事后,暗暗敬佩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说:“这是他毛拉谢赫身份的显露。”后来,当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接位后,这两位好尔林完全诚信,紧紧追随,结果,归落在美好功干后的杜尔依结束时。
       主啊!求你慈悯一切谢赫毛拉清廉的追随者吧!仁慈中至仁慈的主啊!求你准承吧!   


深奥的指点


       一天,年幼的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在沟边玩,两个仆人见他把落在水里的黄蚂蚁用草杆一个一个地搭救起来,累得满头大汗。两个仆人不明白,就问扎米尔。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说:“穆罕默德圣人(愿主福安之)就是这样地把教生一个一个地从多灾海中救出来的。”“可这是黄蚂蚁呀!”他俩不明白。
       “蚂蚁是真主造化的。今天,我救他们出来,后世,至圣(愿主福安之)救你们出多灾海不是更好吗!”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意味深长地说。
       后来,他俩把这件事告诉了笔者的二祖父,说:每当他们念到《穆罕麦斯》“至圣(愿主福安之)天天游览天园的边景,至圣(愿主福安之)夜夜普渡慕道的教生”的诗文时,就想起了我们尊大的谢赫毛拉穆罕默德·阿卜杜·扎米尔。的确,他是白天封斋,每年把三个半月斋,夜夜学习至圣(愿主福安之)的行持,夜间立拜真主的仆人。

       由于世事的变迁和动荡,笔者早把二祖父的这个传述遗忘了。今天,当笔者的《穆罕麦斯》念到“至圣夜夜普渡慕道的教生”时,突然想起了这个传述,于是,就作了上述真实的记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